金太仓

搜索
查看: 61|回复: 0

[时事闲话] 讲真,“土猪”越火,我越佩服罗翔

[复制链接]

321

主题

322

帖子

128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81
发表于 2021-6-15 16:53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前两天,罗翔老师因为一段“心存愧疚”的往事,又被刷上了热搜。

事情的缘由很简单,还在读博的罗翔帮助过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奶奶,当时迷路的老人想去援助中心,因为路途遥远,罗翔就说打车带她过去。

结果听了这句话,老人扑通一声就给他跪下了。因为在此之前,老人已经走了很久的路,也问了很多人,可是都没人理她,罗翔是唯一一个肯帮助她的人。




到了援助中心后,老人没让罗翔上去,她说了一句话,让罗翔心里咯噔了一下:

“别影响你的前途。”

这句话对罗翔内心的冲击很大,因为他在车上时,已经知道了老人的故事,但由于不想惹麻烦,就没有说出自己的律师身份。





老人这句话就像是一根细针,一下子戳破了他内心刚刚膨胀起来的,“虚伪的道德优越感”气泡。

这件17年前的往事,是罗翔在一档访谈节目中提到的。现在,43岁的罗翔依然会对这件事感到愧疚。

他一直在用这件事提醒自己:

“真正的知识要从书本走向现实。”

“公平和正义不仅仅要在书上得到体现,更重要是在每个个案中,得到回响。”


很多人看到这段故事,都被罗翔老师的自省精神打动,要知道,大部分人连打车送老人这一步都做不到。

这件事让我联想到了最近发生的另一个新闻,这两件事放在一起看非常有意思:

在一场演讲中,衡中的张同学说“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,也要立志,去拱大城市里的白菜”。

虽然看完整个视频,我们可以把白菜理解为“大城市的各种资源”,但“猪拱白菜”这个比喻显然不太恰当。

不管是其中自我贬低(也可能是自嘲)的姿态,还是咬牙切齿,复仇掠夺式的语气,都让很多人感到不舒服。




关于这件事,易中天老师在微博上说了一段话,其实非常恰当:

高考结束了,可以对张同学说几句话。

首先,你不是“土猪”,别人也不是,没有人是。

其次,城里也并非只有白菜,还有青椒(大学青年教师的别称)。

上海邯郸路某大学血案当事人之一就是。

所以张同学,你得想清楚了。不要白菜没拱着,先变成了青椒。

更重要的是:我们的奋斗目标,应该是让所有人都活得有尊严。无论在城里还是乡下,也不管是白菜还是青椒。


很多人可能不知道,罗翔老师原来就是一个非常自大的“青椒”。

去年接受GQ采访时,他说自己刚进入社会时就是名利导向,在学校,大家最看重的可能就是职称。

所以他整个人生目标都朝向评职称,每次都志在必得,但两次都没有成功。

“我当年像今天的年轻人一样,面临着像阿克顿勋爵说的四大挑战:对极度权力的渴望,对贫富不均的憎恶,对人间天堂乌托邦的向往,以及将自由和放纵混为一谈。”

当时的罗翔是有些偏激和功利的,跟这位衡中的张同学很像。

不仅如此,年轻的罗翔还非常狂妄。

岳麓书院有一副对联,其中一句话是这么说的:大江东去,无非湘水余波。

老家在耒阳的罗翔给续了一句:“大海东流,无非耒水涟漪。”

怎一个狂字了得。

在学习了一定的法律知识后,他还喜欢空谈法律,与人争辩,如果得出的结论违背常理,他还会觉得很骄傲。

“我们学法律还是有用的,得出的结论就跟你不一样,有一种知识的优越感。”

本来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东西,非要用老百姓听不懂的“黑话”来描述。普通人越是不懂,才显得他越专业。

“人越是喜欢探讨抽象的概念,人越是觉得自己崇高。”




后来的罗翔,如此评价当时的自己。

但其实,这种优越感非常脆弱,前几天他还跟湖南老乡一起吐槽“除了湖南以外的人都好蠢,吃不了辣椒就算了,竟然不吃大米吃馒头”。

结果下次老乡会就把他排除在外——“我们这次开的是长沙老乡会,你又不是省城的。”

听了这话的罗翔去问另一个长沙老乡怎么也没被邀请,结果对方说“今天是长沙市的老乡会,我是长沙县的。”

那个瞬间,罗翔突然发现,这种带有鄙视链的优越感瞬间就会崩塌,原来以此为荣的自己是如此的愚不可及。

他惊觉,这种优越感无处不在,甚至出现在了他对别人的善意中。

小时候,作为独生子女,他经常感到很孤单。

于是就时不时邀请乞丐到家里来,给他们倒水,请对方吃饭。父母虽然不太高兴,但还是会默默帮乞丐做饭。

但很久以后,他才意识到那并非真正的善意。他并不在意父母的不满,也不用付出任何劳动,唯一要做的,只是发出一个邀请。

责任是别人承担的,他只负责享受做好事的快感。这不过是一种自以为是的悲悯。

这种虚幻的自我满足感,一直持续到罗翔自己独立面对真实的生活——

读研究生的时候,有同学带来了一个老乡,穿得破破烂烂,身上还有味道。

了解以后,罗翔才发现,那是一个寻求帮助的农民工。尚未毕业的他们能做的很少,只能让他住在宿舍,同时提供一些法律援助。

后来农民工没待多久就走了,他以为这事就了了。

没成想,几天后他发现农民工居然就睡在学校的地下通道里。当时还是大冬天,寒风凛凛。但农民工已经不好意思再接着打扰他们。

罗翔他们一帮人凑了钱,帮农民工回家。临走的时候,农民工含着泪说:“我一定会还你钱的。”

课本上抽象的概念还原成了现实存在的人,罗翔头一次感受到,自己的所作所为,原来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生活。

他原有的世界,遭受了一次巨大的撼动。罗翔被从自我的洞穴里拽出来了一部分。




03年,他又遭遇了开篇的老奶奶事件,过后,罗翔深受震撼。于是,开始踏踏实实去做法律援助的工作。他给自己设置了目标,每年必须做一到两个。

《南方周末》的记者陈涛曾说:

一个有着社会责任的人,他无法忘记,虽然自己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,但是小时候和他一起玩尿泥的小伙伴们现在还在社会的底层挣扎着。

罗翔是因为网课出圈的,但其实,最初上网课的时候,因为总是要两地奔波,他想过放弃。

同事劝说他,每年有数百万人都会参加法考培训,这些人可能是中国传承法制最直接的力量。你为什么不去影响他们呢?

思量再三,罗翔留了下来。




他也不再讲“黑话”。

B站上,他用搞笑的例证、喜感的口音、最朴素的方式,把晦涩的法律知识讲出来。学不学法的人,都冲着法外狂徒张三来看,毕竟,他那种讲法,谁都能看得懂。

他还在课堂上提醒学生,“法学人很容易陷入技术主义,脱离社会常识高高在上谈法律,陷入自我封闭。”

对学生,他没太多功利的期望,但希望他们要“努力做到追求光明,追求公平正义,怜悯弱者”。

在微博里,易中天和罗翔的想法非常一致。

他对张同学说:

我看过你的视频,尊重你的选择,看好你的天分。我只是希望,等你将来有条件的时候,能够致力于消除城乡差别,弥合社会裂缝,改善生存环境,让乡下和底层的生活变得更好,这要比拱白菜”更有意义和价值。

路漫漫其修远兮,愿君上下而求索!

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